丈夫剛去世,妻子卻成了背負150余萬元巨額債務的被告人

2019-07-30 10:14  來源:西藏法制報

????丈夫因病去世,南姆成了法定財產繼承人。10余萬元的債權,加上幾輛廢舊汽車、拖拉機和不值錢的首飾以及現金600元。這也是悲傷之外,南姆賴以維系自己和孩子生活的唯一指望了。

????不承想,遺產中10余萬元的債權還沒有拿到手,上門向南姆索要欠款的人卻幾乎要將門檻踏破。短短幾天時間,南姆就變成了背負巨額外債的被告人。

????50多人上門要債,南姆和為其丈夫借債擔保的巴桑被告上法院。一時之間,這在聶拉木縣引起了廣泛的社會關注,社會影響也較大。聶拉木縣法院及時向縣委、縣政法請示匯報,多次與駐地鄉黨委、派出所、村兩委、死者家屬進行溝通。并立即組織“審判”、執行骨干人員7人,深入聶拉木縣北部五鄉,以車載巡回法庭巡回辦案的方式處理此案。

????南姆丈夫生前是否真的向如此多的人借債?借款總數是多少?這些錢都又用于做什么?南姆究竟是否知曉?接到這起案件,辦案法官就被這些問題難住了。

????由于逝者已去,很多合同已經死無對證。怎么去確認其生前的債務呢?突破口只能是南姆,南姆是否知情也是案件最為重要的認證點。

????在承辦法官一次次細心的勸說和法律的釋明下,南姆終于承認:整理丈夫遺物時,發現了其生前的債權債務記錄筆記本,也愿意在繼承遺產實際價值內清償丈夫生前債務。

????那么,理清死者生前債務總額就是辦案法官接下來首要的事情,但民間借貸本就不太規范,很多借條數據不詳、時間不詳、借款雙方不詳,甚至連借條都沒有,僅靠口說欠款,這樣的調查取證給法官帶來了空前的難度。辦案法官只能按照死者生前打的欠條、收條記錄等線索,多次奔赴定日縣轄區村鎮、北部鄉鎮村莊、放牧點、田間地頭進行核實,調查詢問生意合伙人、近親屬、村“兩委”班子成員,最終核實死者生前的債務總計150余萬元。

????雖然這筆錢和最初收到的巨額外債相比,已經少了很多。但對于南姆而言依然是一筆難以償還的巨款。

????考慮到南姆正處于喪夫之痛中,對丈夫生前的欠款情況確實不太知情,自身又無其它收入來源,且家里還有小孩要撫養,辦案法官多次召集50余名原告,根據我國《繼承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做了耐心細致的法律釋明工作,通過一次次的溝通、協商,最終原告都同意在南姆繼承遺產份額內,按照各自的債權比例清償。

????7天不分晝夜的審理,最終算是取得了多方都認為較為滿意的結果。雖然原告能收回的欠款有限,但法律還是讓他們的合法權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障。南姆,也終于能夠卸掉身上的巨額外債,安心撫養孩子長大。對于法院而言,能及時快捷地處理可能影響社會穩定的隱患,彰顯了法院維護社會安定的司法職能。

責任編輯:賀榮軍
90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