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登次旺:雪山深處的“邊檢翻譯官”

2019-09-25 10:09  來源:西藏法制報

  入伍17年,他一直在平均海拔4500米的阿里服役。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著一名共產黨員的先進性、一名革命軍人的使命擔當、一名共和國移民警察的平凡與偉大。

  他是邊防老兵——土登次旺。

  皮膚黝黑、身材偏矮,低調、謙和,精通漢、藏、尼泊爾語,本可退役卻選擇毅然堅守……土登次旺的故事,如一壺塵封的老酒,醇香而彌久。

  從不通 到精通

  入伍之初,土登次旺不會講漢語,更不會寫漢字,對尼泊爾語也是一竅不通,學習語言也并非其所擅長,但他憑著永不滿足于現狀的一股子韌勁,下定決心要學好漢語、尼語等執勤執法日常用語。

  剛開始學漢語的時候,土登次旺就遇到了很大的困難,畢竟藏語和漢語有著很大的不同,這讓只有小學文化的他經常摸不著頭腦。但就是憑借著一股子不服輸、不服軟的拼勁,土登次旺把藏語和漢語一起寫在本子上,對著本子,一個字一個字地寫,一句話一句話地讀,不懂的地方就向身邊的戰友請教,漸漸的漢語水平有了提高,最終可以跟身邊的戰友障礙交流了。

  2008年7月,在一次執勤任務中,一名入境的尼泊爾邊民突發心臟病暈倒了,這時,周圍的同事都慌了神,只有單位的翻譯官陳輝趕忙跑了上去,用流利的尼泊爾語和同行的邊民交流,成功將暈倒的邊民送到了醫院救治。這件事,讓土登次旺認識到,作為口岸的工作人員,光會漢語和藏語是完全不夠的,尼泊爾語也是必學的語言。

  從那以后,土登次旺就從網上買尼泊爾語字典開始學習尼泊爾語,從手機上下載尼泊爾語音練習發音,無論白天有多忙,晚上休息的時候總能在宿舍看到他伏案學習的身影。具備一定尼泊爾語基礎的土登次旺后來被單位選派去西藏大學系統學習尼泊爾語。

  現在的土登次旺,能夠做到藏語、漢語、尼泊爾語三種語言自由切換,真正成為了單位的“翻譯官”,每一次的中尼會晤上都會有他的身影。

  邊檢站是第二個家

  土登次旺一直工作在邊檢執勤業務科外聯組,常年駐守在口岸一線執勤點,在見證邊防發展壯大的同時,也成就了這位邊防老兵傳奇般的軍旅生涯。

  2010年以前,執勤點的條件艱苦是出了名的,其艱苦程度超出常人想象,吃穿住都存在很大困難。為了解決飲水問題,他與戰友一道打井取水;執勤點交通不便,為解決后勤物資保障問題,他與戰友一道肩挑背扛;白天不顧似火烈日巡邏在崎嶇的山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次跤、受了多少次傷;深夜里,在凜冽刺骨的寒風中站崗,手腳、耳朵、面部被凍傷已成家常便飯……

  當記者問土登次旺為什么有機會退役卻選擇留隊當民警時,他是這樣說的:“我是小學學歷,因為當時家里比較窮,生活壓力大,不得不輟學打工來填補家用,后來終于有機會應征入伍,我今天擁有的一切都是部隊給我的,是部隊培養了我、成就了我,如果沒有部隊、沒有普蘭邊防檢查站,我可能現在還是一個農民工。”

  樸素的話語里,流露出土登次旺對部隊的感恩、對普蘭邊檢站的感恩,“有機會選擇退役的時候選擇了留下,現在更離不開了,普蘭出入境邊防檢查站就是我的第二個家。”

  榮譽背后 的辛酸

  土登次旺頭上頂著各種榮譽光環:“維護穩定工作先進個人”“奧運安保工作先進個人”“慶祝西藏自治區成立40周年大慶安保工作先進個人”……

  對此,土登次旺只是平靜地說:“這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殊不知,榮譽在肯定他點滴付出的同時,也揭開了隱藏在其背后的諸多無奈與辛酸。

  由于客觀原因,土登次旺年過花甲的老父親獨自留守在墨竹工卡縣老家,妻子作為一名鄉鎮公務員在偏僻的鄉村工作、岳父岳母帶著外孫女在拉薩生活,一家人分居四地。

  2019年農歷七月初七,總站組織活動,需要家人的合影,但是土登次旺翻遍了手機和電腦,硬是沒有找到一張一家三口合影的照片,最后還是在他老婆的手機相冊里找到一張老婆和女兒在車站送他回部隊坐車出發前合拍的照片。“結婚的時候就沒有照結婚照,現在連一張像樣的一家三口全家福都找不到,更不要說平時對妻子的陪伴、對女兒的照顧了,為了工作虧欠她們的實在太多……”說著說著,這個平時本來就不善言談的漢子哽咽了,眼里噙滿了無奈與愧疚的淚水。

  采訪快結束時,土登次旺補充道:“我其實還欠妻子一聲 ‘對不起’。”原來,2019年2月份,正值傳統節日春節,妻子帶著9歲的女兒千里迢迢第一次來執勤點陪他一起過春節,期間懷上了二寶,夫妻兩個無比高興。然而,誰曾料到妻子在坐車赴阿里途中由于長時間的路途顛簸、舟車勞頓加之極端惡劣的天氣導致還未出生的小生命最終流產了……這不僅是夫妻倆共同的失子之痛,更留給了土登次旺內心深處永久的自責,成為一道情感深處永遠無法愈合的傷痕。

責任編輯:賀榮軍
90即时比分